据BBC报道,一份报告显示,由于住宿需求再创纪录,英国大学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租金上涨”,而用于支付生活费用将相应减少。

房地产服务公司高纬物业(Cushman & Wakefield)的一项调查显示,与2022-23年相比,今年的整体租金上涨了8%以上,许多学生很难找到负担得起的房子。在某些情况下,增幅要比这高得多,最高区域增幅高达27%。

在过去十年中,需要住宿的学生增加了近39万,再加上运营和开发成本的上升、高通胀和新床位交付率的下降,导致租金飙升。

伦敦以外的平均租金已经上涨到每年7600英镑以上,占最高学生维持贷款津贴的77%。

高纬物业咨询公司(Cushman & Wakefield)的数据显示,在主要的大学城,现在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床位是普通学生能够负担得起的,因为他们获得了生活费贷款和助学金。达勒姆、埃克塞特、伯明翰和诺丁汉都是主要的大学城,这些城市的床位数量很少,甚至为零。

私营部门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PBSA)的租金增长率为9.4%,在一些城市要高得多,包括格拉斯哥,其增长率超过19%。与此同时,学生维持贷款同期只增长了2.8%。

高纬物业(Cushman & Wakefield)英国学生住宿团队合伙人大卫•菲尼(David Feeney)表示:“负担能力是英国学生住房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学生贷款和助学金跟不上租金上涨的速度。”

“高企的通货膨胀意味着,任何贷款和赠款的增加意味着实际削减。这反过来又影响了英国的发展,学生急需的床位受到负担能力考虑的严重影响。”

与此同时,全国学生联合会(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的一项调查发现,学生中兼职工作的文化日益盛行,超过三分之二(69%)的学生从事兼职工作,今年几乎所有人都工作了更长时间,以帮助支付不断上升的生活学习成本。

近五分之一的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20小时,超过三分之一(34%)的人表示,这对他们的学习产生了负面影响。新加坡国立大学负责高等教育的副校长克洛伊·菲尔德(Chloe Field)说:“学生贷款必须与通货膨胀保持一致,而且需要冻结租金和控制租金。”

学生住宿慈善机构Unipol的首席执行官马丁·布莱基(Martin Blakey)说,曼彻斯特和布里斯托尔等城市一直存在住宿短缺的问题,今年的情况略有恶化。他说,在布里斯托尔,一所私人宿舍的租金涨了27%,费用从去年的9532英镑涨到了12138英镑。所有的房间都没了。

虽然国际学生的增长在学生住房危机中起了一定作用,但他们也受到成本的影响。布莱基说:“我们看到很多国际学生和朋友或亲戚住在一起。”布莱基说,他知道有些学生为了降低费用,从伯明翰通勤到利兹。

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所长尼克•希尔曼(Nick Hillman)表示,当利率上升时,建造新的专用学生宿舍的传统模式(即借款、建造、通过租金偿还借款成本)开始失效。

他说:“现在的借贷成本太高了。一些房东将房屋从学生租赁市场中剥离出来,出售或放在Airbnb上,加剧了这种短缺。”

(编译记者: Michael FU, 美编:Helen Zhai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