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的分析数据显示,英国最大的几家公司向政府报告的性别薪酬差距正在不断扩大,这引发了相关部门的注意,即女性在2022年将面临黯淡和恶化的经济形势。

三年前,一项新法律迫使企业披露男性和女性的工资差异,但数据显示,在员工人数超过250人的10家机构中,有8家企业的男性薪酬仍然高于女性。

最新的一组政府数据显示,女性的时薪中位数比男性同事低10.2%,这比2018年报告的9.3%高出近一个百分点。

私营部门的薪酬差距从2018年的8%增长到2021年的9%,而公共部门的薪酬差距从14.4%增长到15.5%

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的全职员工性别薪酬差距为7.9%,低于2019年4月的9.0%,但统计学家表示,大流行可能造成了相关差异。2021年,所有劳动者(包括全职和兼职劳动者)的性别薪酬差距为15.4%。

但政府数据被视为另一个衡量进步(或缺乏进步)的晴雨表,也是推动企业采取行动并改善薪酬平等的重要方式。

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如果部长们不采取行动,女性长期以来所取得的经济收益可能会逆转。

女性预算小组(women 's Budget Group)的研究和政策主管萨拉·赖斯(Sara Reis)说:“我们面临的危险不仅是性别收入差距扩大的问题,还包括男女财富差距的普遍扩大。如果妇女继续受到这一大流行不成比例的影响,那么过去几十年所取得的所有岗位中的权益都将面临危险。”

赖斯说,明年不同收入群体的女性都可能会受到影响,酒店和其他受影响严重的行业中低薪员工的工作时间将会减少,工作岗位也会被削减。有能力在家工作的女性如果再次被迫在家教育孩子,或者因为不在办公室工作而错过相关机会,她们的工资可能会停滞不前。

赖斯说:“不同的女性群体可能会受到不同影响,但是这些影响都相当不好。总的来说,进步有停滞或倒退的风险。”

根据该组织的研究,现在看休假计划的结束将对女性就业具体产生什么影响还为时过早。但是,由于新冠失业人数较多的行业(包括零售和住宿)中女性人数过多,而且收入最低的10%人群中女性人数是男性的两倍,这使她们在低迷的经济中变得更加脆弱。

政府收集的性别薪酬差距数据不完善:每小时薪酬中位数并未解决相似职位的差距,数据的质量参差不齐,由于豁免原因,包括合伙人和非正常就业人员在内的一些高级管理人员通常被视为低薪工人,并不包括在数据中。

政府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将在2022年提出新的措施,以提高女性在工作岗位中的平等地位。报告还称,在过去的10年里,全国的性别薪酬差距已经缩小了约四分之一,有190万女性参加了工作。报告称,这是“政府为灵活工作立法、共享育儿假和育儿工资以及为符合条件的工作父母提供双倍免费托儿服务的结果”。

但英国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本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过去25年人们的收入趋于相同,这可以用教育水平差距不断缩小来解释。”

福西特协会(Fawcett Society)首席执行官杰迈玛•奥尔乔斯基(Jemima Olchawski)表示,英国的性别薪酬差距数据收集工作在启动时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现在有可能落后于其他国家。该慈善机构研究发现,英国在询问雇主将采取何种行动方面“采用了独特的方式”,而其他国家则要求片面的公司报告。

奥尔乔斯基呼吁政府解决无薪育儿工作的成本问题,让托儿服务更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同时改革共享育儿假,并“研究谁有机会进入最有权力和最有影响力的职位”,以解决男女之间的权力和财富不平等的问题。

“这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时刻,也是一个充满潜力的时刻,”她说。“大部分工作仍有待完成,但都是可以实现的。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些挑战,他们就会损害我们的生产力,在我们无法承受的时候损害我们的经济利益。”

平等与人权委员会负责监督性别薪酬差距的报告,该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改善性别薪酬差距的措施,比如在入门级聘用更多的女性也可能在短期内加大差距。

他们说:“很明显,我们希望看到女性在社会上与男性平等竞争,不仅仅是在工作场所,但这需要时间而且原因很复杂。性别薪酬差距报告关乎透明度,从而推动政府采取行动。而这种影响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