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瑞希•苏纳克(Rishi Sunak)承诺增税工作已经“完成”,他会在下周的春季报告中强烈暗示,其正在准备应对英国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

财政研究所(IFS)本周表示,苏纳克在两年内所宣布的增税总和比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十年的增税还多,这相当于GDP的2%。

由于国民保险缴费仍将在4月上调1.25个百分点,财政大臣急于向保守党激进分子发出信号,称未来不会再有令人不快的意外增税。

在保守党春季会议上,他说:“我在秋季的预算会议上说得很清楚: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已经做出了必须做出的艰难决定。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减税。”

在财政部承受了数周的压力要求其减轻物价上涨的影响后,苏纳克表示,他“同情”那些在“全球通胀压力”下挣扎的人们,并将考虑在“我们能有所作为的地方”采取行动。

人们普遍认为,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加油站燃油成本飙升后,苏纳克开始考虑削减燃油税,这也许是5便士。

这样的措施会受到许多后座保守党议员的热烈欢迎,但一些反对者对此提出了警告。新经济基金会(Nef)的分析显示,只有7%的福利惠及了最贫困的五分之一家庭。

该智库发现,三分之一的储蓄将流向最富有的五分之一家庭。

Nef的高级研究员亚历克斯•查普曼(Alex Chapman)表示:“如果你的目标是支持收入最低的人群或那些脆弱的人群,那么降低燃油税是一种极其低效的方式来支持这一群体。”

Campaign for Better Transport的首席执行官保罗·陶西(Paul Tuohy)对此观点同样表示同意。“考虑到燃油价格的波动性,降低燃油税并不是缓解生活成本危机的最佳途径,也不是针对那些最需要帮助的群体。”

“超过三分之一的最低收入家庭没有车,低收入者比高收入者更有可能依赖公共交通。我们希望看到一些举措,让公共交通变得更便宜,这将带来额外的好处,还会减少我们对燃料的依赖,同时应对气候变化。”

智库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主任托尔斯滕•贝尔(Torsten Bell)表示,他认为燃油税削减5便士的可能性很大。“这在托利党政治中是行得通的。这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政策,但在政策上是有针对性的。”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苏纳克增加了压力,要求其降低在英国的生活成本。英格兰银行表示,今年晚些时候通货膨胀率可能会达到10%,它无法阻止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使人们变得更穷,这只能由财政大臣来采取行动。

财政部一直希望避免下周三的春季声明被视为小型的预算会,但贝尔表示将被迫做出回应。“这将是一个庞大的计划,”他说。“大约一个月前,财政部放弃了非预算的做法。”

4月份,当通货膨胀率预计将超过8%时,国家福利将增长3.1%,贝尔说,苏纳克需要使福利增幅更加慷慨。“如果他继续保持增长3.1%,实际上就是削减了100亿英镑的福利,这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他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

咨询公司资本经济(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Neil Shearing)表示,他预计周三将出台100亿英镑的一揽子计划,包括削减燃油税、暂时削减公用事业账单的增值税、取消对免税门槛的冻结,以及为消费者的能源账单提供额外帮助。

希尔林指出,当税收和能源账单上涨时,生活成本危机所带来的痛苦将在下个月才能真正开始感受到,他说:“我不敢相信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不会拿出什么东西来。8月份将公布政府在10月份所宣布的能源价格上限,这很有可能再次上调。情况在好转之前会变得更糟。”

独立的预算责任办公室(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很可能为苏纳克提供行动的空间,它将在周三发布新的公共财政预测。低于预期的失业率意味着OBR将降低其对大流行长期损害的预估,而更高的通胀已经增加了苏纳克从冻结免税额中获得的资金数额。

英国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本周表示,财政部原本预计此举每年能获得80亿英镑,但实际将获得205亿英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