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赛场光影眺望北京冬奥的照明师

他不是运动员,也不是教练,但却穿梭于一个个赛场,与时间赛跑,与赛事为伴:奥运会、世界杯、世锦赛、单项赛……行色匆匆、马不停蹄;他也不是艺术家,但他经过的那些场馆,一个个都美轮美奂,绽放异彩,柔白,斑斓,静谧,玄幻……

他叫迈克.高曼,是一位电子工程师和照明设计师。尤其擅长于体育赛事场馆的照明设计,当然还有一些大型艺术类灯光设计。从事这一行业已经有25年,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体育赛事综合照明灯光设计专家。

迈克游走于各类大型赛事中:冬夏季奥运会,英联邦运动会,亚运会,青奥会,世界杯,世锦赛……从中国到新加坡,从卡塔尔到伦敦 ,足迹遍及五大洲,看到这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世界顶尖的全能型体育运动员。其实,他的工作是与各地赛场场馆合作大型照明项目,奉上令人满意的一整套解决方案。置身于迈克的作品之内,你会觉得心旷神怡,清爽和谐。这时的你,察觉不到光影的存在,一如呼吸着空气,无感却又无处不在。

迈克说,他尤其喜欢并擅长为大型赛事电视转播,媒体运营设计灯光照明。特别有幸参与了遍及全球的很多此类项目合作:“很多地方我都是首次前往,经验感受十分独特。从场馆要求到转播愿望,我与这些朋友携手联袂,向着最佳效果并进。灯光质量对于转播电视来说至关重要。不仅如此,还要为场馆考虑到未来和可持续性”。

迈克有好多鲜活的经历,面对英伦飞鸿,他敞开了回忆的大门…… 记得那是新加坡举办的青奥会上,场馆型号都不大,但林林总总有很多个。为青奥而设计,要凸显青春灵动;且每一个场馆虽然自成一体,但整体风格也要保持一体化。这绝非易事,于是从一个场馆到另一个,他们来来回回地比较,衔接,磨合;直到电视转播表示,无论那个场馆的哪个角度,拍摄效果都浑然天成;直到地球上任意一个地方的观众,打开电视机,看到的画面效果都好似在同一个机位摄制而成。

伦敦奥运在自家门口,迈克当然不会缺席,因为英国是东道主,他几乎参与了艾克塞尔和伯爵宫两个场地的全部临时场馆的前期照明规划和灯光设计安装工作。

而最近一个参与的项目是八月刚刚结束的2020东京奥运会。过去几年,迈克一直投身其中,由于疫情缘故,他没能亲身前往和现场操作,但是仍远程进行设计和指导。令他印象深刻的要算是体操馆。那是一个临时场馆,但看上去像是永久的,框架结构很结实耐久的样子,整体感觉相当不错。在灯光照明设计安装完成之后,也是相当令人满意。可遗憾的是没有观众啊。赛事一结束,场馆即被拆除,全部设备被运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安装成为另一个体育场馆,灯光照明就此化为昨日黄花。

迈克继续滔滔不绝地回忆着。2019年,他应邀为国际篮联世界杯场馆设计照明灯光,那场大型赛事在中国的8个城市联合举办,而他负责深圳赛区。场馆很大风格很蓝球。迈克主要负责指导由多国专家组成的联合团队设计组装,完成一揽子工程,并与其他7座城市接洽协调。国际篮联对灯光要求十分严格,八个城市通盘设计,统一部署,无缝对接。

照明工程交付完毕,迈克经常坐在赛场观众席中观赛,看灯光挥洒在运动员和转播摄影机上,仿佛自己心爱的作品被阅读观赏。走南闯北,阅灯无数的他总结说:“光线首先不能太激烈刺眼,像舞台剧那样夸张千万不可以。以体操为例,一般来说运动员抬眼低头闪转腾挪,如果光线太强,不经意间就会刺激到选手,从而影响比赛,影响成绩。要懂他们,理解他们,想其所想,令其放松,发挥自如。而电视镜头同样需要好的灯光来助力,捕捉选手们最好的最生动的瞬间。再者,有时电视转播需要强光,而选手和赛事组织者则希望光线暗些柔和些,这时我们要从中进行调和,拿出使各方接纳的解决方案。平衡,也是我们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的工作充满未知,这种挑战让事情变得十分有趣”。除了平衡赛事方和报道方,还要为场馆着想,它们大多已安装照明灯具,形成了各自的风格,而此时迈克接手,所要做的,是在现有灯光基础上,增加灯光照明,以满足赛事需求。有些比赛一结束,要随即拆卸掉赛事照明,保持原先固有的自成一体的灯光照明。这对于场馆来说好处多多,因为费用只从赛事组织方支付,而无需场馆负责人费心。为他人着想,迈克走心了。

卡塔尔亚运会,也是迈克的记忆里挥之不去的一笔。亚运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运动会之一,不仅拥有所有奥运会赛事项目,还添加了诸如斯诺克,卡巴迪等多个运动项目,数十个场馆,从大到小,从赛场到转播室,从巨大的篮球馆,到小型的乒乓球羽毛球馆千差万别。卡塔尔位于中东,气候炎热,使用空调,但每个单项赛事组委会对温度的要求不尽相同,还有摄影师,转播团队,对温度也有着特殊的敏感度和要求。平衡,居然是灯光照明工作中必不可少而又至关重要的一环。

世界之大,千差万别。卡塔尔的热,影响着灯光效果;而温哥华的冷,也同样令照明工作挑战升级。迈克曾参与过2010年加拿大温哥华冬奥会的场馆照明工作,为此,他前往温哥华6,7个月,为当时的各赛场照明带去理念思路,进行设计。那时,LED还没有发明出来,所用灯具,在常温情况下,可以正常使用,但如果温度过低则很难点亮。而温哥华赛区的温度达到了零下22摄氏度。灯具的颜色和照明强度等等都发生变化。他们甚至在场馆中租用了冰柜,事先把所有灯具设备制冷降温,以适应超低温度。最后的验收,主办方相当满意。

对卡塔尔亚运会的深刻记忆,还由于那关联着北京奥运会。迈克兴致盎然地回忆道:“我刚到卡塔尔,为亚运会设计灯光,一日回到酒店,突然接到了北京一家公司打来的电话,邀请我到北京参与场馆合作,问我愿不愿意?我只有一个答案,当然愿意。于是那家公司说欢迎我立刻动身去北京,第二天就可以开展工作;而我手头已经在着手卡塔尔亚运会的活儿了,于是我抓紧时间,尽快完成卡塔尔的工作后,马上动身前往北京,与中国的朋友们会合。我为2008北京奥运会网球馆,羽毛球馆,和水立方游泳馆进行灯光设计调配。水立方的美轮美奂惊艳到我,那也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组织了六人工作团队。从联系奥组委会,与水立方负责人商谈,选择灯具种类,进行所有的照明设计;再到与技术机械师,测量师等各方协调,综合数据分析等等,一条龙一站式服务;工作紧张而又兴奋”。

每一场比赛,每一位运动员都有不同的故事。灯光中,电视镜头在捕捉着运动员的表情,瞬间,低谷和高光时刻,记录着他们的故事……

2022北京冬奥会即将举办,迈克也很期盼用过去三十年的经验,还能有机会为这项盛会做些事情。他怀念着自己奋战过,曾经的水立方如今的冰立方,和那些大大小小的场馆。

迈克的梦想是:To live honest life ,do good things for people,see good result from what I do in my work,and enjoy it ,have fun.诚实生活,与人为善,创造佳绩,享受工作,乐在其中。(赵雪湄)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