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今年冬天,气候科学家凯·科恩胡伯(Kai Kornhuber)注意到12月纽约的天气非常暖和,人们甚至可以穿t恤。

“这是不对的,气温应该与现实之间存在着脱节。”科恩胡伯说。

暖冬正在全球各地发生,并导致了一系列重大影响:2021年是16年有记录以来最热的2月。

虽然大众可能会将气候危机与炎热的夏季以及随之而来的干旱、森林大火、飓风和热浪联系在一起,但暖冬也可能是灾难性气候事件和深刻变化的驱动性因素。它们包括在农业上的变化,以及增加自然灾害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比如12月在美国中西部和南部肆虐的龙卷风群。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气候科学家丹尼尔·斯温(Daniel Swain)表示:“在气候科学中,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一年里寒冷的地方比温暖的地方变暖得更快。”他研究的是在全球变暖的情况下,极端事件如何发生变化。“在更冷的季节和地方,实际变暖的速度会更快,比如北极,其变暖的速度是其他地方的三倍,而且与变暖相关的许多影响也被放大了。”

斯温指出了一个特定的阈值,在这个阈值下,温度会产生巨大的影响:降水是以液态雨还是冻雪的形式出现取决于一个温度差值。就在几天个星期,美国西部还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雪旱,这对那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斯温说:“直到上周,即使在海拔8000-9000英尺的地方,也有发生野火的风险。这与积雪不足有着直接的关系。”

当降水以雪的形式落下时,它会停留更长的时间,同时还会为春季创造径流水分,它通常被称为未来缺水地区的水库。但当它以雨的形式落下时,其立即就流掉了。斯温解释说:“冬季变暖会影响水的冰冻程度,这在积雪和供水的积累上具有重要的生态意义。”

冬季的温暖期会在夏季后期造成极端的热浪。科恩胡伯说,非季节性的温暖会导致提前融雪和植被生长,从而降低土壤的湿度,这会加大整个夏季出现极端天气和持续热浪的可能性。他指出,一系列事件导致了2020年西伯利亚的热浪,并与持续了整个夏天的野火有关,其最终造成了创纪录的碳排放。

科恩胡伯说,在这种情况下,2月和3月的冬末高温从土壤中吸走了水分,而此时植被也在吸收水分,干燥的土壤会导致夏季热浪。“土壤湿度低是产生特大热浪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多尔蒂(Lamont Doherty)地球观测站的研究科学家奇亚拉勒波尔(Chiara Lepore)表示,美国的气候模型预测表明,随着地球的不断变暖,有利于形成强烈风暴条件的可能性还会增加。

莱波雷上个月发表的研究预测,未来全球平均气温每增加1摄氏度,强烈风暴发生的可能性就会增加14-25%。

“其主要的驱动因素是温度升高和湿度增加,这是形成风暴上升气流的主要因素。”她补充说,“这个数字代表了有利于恶劣天气发生条件的增加,而不是真正的风暴,只有其中一些风暴会形成龙卷风,但不确定性仍然很大。”

斯温表示,龙卷风的气候危机证据比其他大风暴要少,但这主要是因为人们对它的研究还不够多。他说:“这很可能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增加产生龙卷风的环境。所以很明显,气候变化将开始增加强对流天气的可能性。”

暖冬也会影响农业,因为一些作物需要一定的寒冷时间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到2100年,加州中央谷许多果园作物所需要的低温可能会减少多达60%。研究人员说,苹果、樱桃和梨这些需要长时间寒冷天气的植物可能受到严重的影响。

冬末的高温也会对作物造成严重的破坏,如果农作物得到了繁殖信号,其发芽后不久就会被霜冻摧毁。斯温说:“这表明,相对较小的全球变暖会在一年中的某些地方和特定时间产生巨大的影响。”

甚至有证据表明,气候变化是一些反常事件的主要因素,比如去年2月的寒流让德克萨斯州陷入了极寒造成数百人死亡和数十亿美元的损失。一个微弱的极地涡旋分裂给美国南部带来了一股很强的冷空气,这个涡旋比过去更加不稳定。

科恩胡伯说,冬季变暖本质上是另一种说法,即夏季越来越长,而春季和秋季的过渡挤掉了我们过去认为的冬季。“随着气温升高,温和气候区将不再有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