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到2024年,英国无家可归的人数预计将增加三分之一左右,因为地方议会警告称,福利冻结、食品和能源账单飙升以及新冠疫情驱逐禁令的解除将引发“需求浪潮”。

根据住房危机慈善机构和赫瑞瓦特大学(Heriot-Watt University)的年度预测,到2024年,英国将有超过6.6万人无家可归,其中大部分是被迫“沙发冲浪”的人。另外,全国还将有8000多人露宿街头,9000人被迫进入不合适的临时住所。

住房危机慈善机构的首席执行官马特•唐尼(Matt Downie)将调查结果描述为“一个令人担忧的重大问题”,因为对155个英国地方议会的调查中发现,10个市政厅中有9个预计明年将会看到更多的人会从私人出租房屋中被驱逐出去。在无家可归的儿童中,每10个人中有8个人的恐惧感持续增加。

“说得委婉点,我们预计会有一场海啸,”英格兰南部一个委员会的官员告诉研究人员。“这将是非常、非常忙碌的几年。”

生活成本最高的伦敦地方议会预计无家可归人数将出现最大增幅。

这一预测正值政府在疫情期间防止无家可归措施的解除之际。据估计,2020年英国核心区域无家可归的人数为20.34万人,这比2019年的水平下降了5%。核心区域反映了最严重的无家可归问题。

这主要是由于大流行期间广受赞誉的“人人参与”倡议,让露宿者能够住在酒店里。但是,如果政府不采取进一步的对策,预计到2024年英国的无家可归人数将达到27万,到2036年将接近30万。

 

在疫情期间,由于部长们暂停了法庭程序,导致了驱逐人数大幅减少,但现在这个数字再次逐渐回升。去年10月到12月间,有超过14000人申请住房,这比前一个季度增加了42%。

今年春季能源价格预计将上涨40%以上,这将对低收入的单身成年家庭造成最严重的打击。据约瑟夫·朗特里基金会(Joseph Rowntree Foundation)估计,他们可能会被迫将54%的收入用于支付相关账单,而中等收入家庭的这一比例为6%。

“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唐尼说。“大流行期间所实施的保护措施帮助了数千人避免露宿街头,并防止更多的人面临无家可归的问题。这一成就在我们面前瓦解将是可耻的,政府将付出巨大的人力成本和财政成本,并最终让地方议会来买单。”

去年12月,政府宣布为下一个财政年度的议会设立3.16亿英镑的无家可归预防基金,该基金称其将保护成千上万的人免于无家可归。这项政策还受到了《危机》杂志和《大问题》杂志创始人约翰·伯德(John Bird)的欢迎。

但住房危机慈善机构呼吁政府进一步地提高当地的住房津贴,以让国家支付给这些人租金,最终使其真正覆盖到全国的住房租金补贴。这一补贴在2020年春季重新调整为市场租金的30%,但其增幅从2021年4月起被冻结。

该机构还次呼吁政府建设更多的社会住房。2020/21年度,英国仅提供了5955套租金低廉的新住房,这低于十年前的近40000套。

住房和社区改善部的一位发言人说:“自2017年以来,政府干预已经阻止了近45万个家庭无家可归。

今年,地方议会获得了额外的6500万英镑以支持拖欠租金的低收入家庭。

“我们还将禁止无过错驱逐,并将提供3.16亿英镑的无家可归预防拨款,以帮助无家可归者或面临无家可归风险的人找到新房子、在驱逐行动中使其能够得到帮助或搬进临时住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