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和剑桥的学生团体将不受言论自由法的约束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学生团体将不受政府新的言论自由法案所施加的法律限制,这导致了来自反对党议员们对这“荒谬的”双重标准的指责。

在一场关于高等教育(言论自由)法案的辩论中,英国大学事务大臣米歇尔•多兰(Michelle Donelan)告诉国会议员,对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学生休息室强制实施相关政策是“没有必要的,而且过于官僚主义”。

工党议员抗议对牛津和剑桥的特殊待遇并称这是不公平的,而且其建立了一个跨大学的两级制度。

Hull West和Hessle的工党议员艾玛·哈迪(Emma Hardy)说:“当我们谈论学生联合会和组织时,我们不只是在谈论牛津和剑桥,我们也在谈论所有的小型大学和学院。”

“在我看来,这项法案的各个方面都适用于像赫尔学院(Hull College)这种高等教育的规定,但却不适用于初级公共休息室,这似乎相当可笑而且并不公平。”

上周政府接受了一项修正案,将牛津和剑桥大学纳入议会正在审议的法案中。但该修正案将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学生休息室排除在了拟议法律的范围之外,这使英格兰的大学和学生代表将有面临学生办公室(OfS)的法律诉讼和监管处罚的风险。

该法案将意味着所有在OfS注册的高等教育提供者及其学生会必须“保障学生、教职员工和演讲者的言论自由”,包括为团体或演讲者提供场所,无论其信仰如何,并公布所有会议和活动的行为准则。

公共休息室相当于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学生会,学生们可以自由地选举学生会干部,并且他们通常有自己的设施,包括酒吧和房间预订系统,其中初级公共休息室供本科生使用,中级公共休息室供研究生使用。

多兰告诉国会议员:“该项法案为那些认为自己在当地的言论自由或学术自由受到不当限制的个人引入了新的纠正途径,关键是要让相关的机构承担相应的责任。”

“大学确实资助了他们的初级和中级公共休息室。在这种程度上,他们可以对自己的活动施加很多控制,因为这些团体不拥有并只是占用这些场所,或独立运行房间预订系统。因此,把这些言论自由的义务强加给他们似乎非常没有必要,而且过于官僚。”

大学影子大臣马特·韦斯特(Matt Western)说:“这是荒谬的, 沃里克或赫尔的学生可能会受到不必要的或繁重的官僚影响,他们的学生会面临被起诉的风险,而不是牛津或剑桥的学生,这仅仅是因为不同的大学构成。

“工党政府引入了法律来保护每个人的言论自由权。这项不必要的立法是试图转移人们对保守党去年未能支持学生的注意力。

“政府的排他性做法有可能在我们的大学中创建一个两级体系。”

今年早些时候,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Magdalen College)公共休息室中的委员会投票决定将女王的肖像从学校学生会移走,遭到了政客和媒体的严厉批评。

时任教育大臣的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抨击了这一“荒谬的”决定,这引发了各大报纸的头版报道。公共休息室委员会的成员后来收到了死亡威胁和辱骂。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