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极端分子正在利用新冠肺炎的争议话题和网络游戏作为招募年轻人的一种方式,因为数据显示,中小学和大学所报告的严重疑似激进主义案件中,有一半涉及极右翼活动。

政府公布的“预防反极端主义”计划2020-21年的新数据显示,有310人因为与极右有联系而被学校、学院和大学转介到“预防”项目组。由于容易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影响,有157人被转介。

虽然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可疑伊斯兰极端主义案件被当局升级,但近三分之一涉及极右极端主义的案件被政府的计划转介,该计划旨在保护被认为最有可能被激进化并卷入恐怖活动的个人。

莱斯特郡的预防协调员肖恩·阿布斯诺特(Sean Arbuthnot)表示,尽管近年来极右极端主义呈上升趋势,但随着右翼团体寻求接触年轻人,在线应用程序和平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包括游戏平台和Discord等聊天应用程序。

虽然政府已经取缔了8个暴力并且和种族主义的右翼团体,但阿布斯诺特表示,他担心那些还没有被取缔的极右翼团体会把他们绑架在现有的争议话题上。

“一些人在疫情期间开展了传单宣传活动,宣传新冠病毒是骗局,医院的病房是空的,人们不应该接种疫苗。然后他们在传单上列出伪科学证据。与此同时,他们还散发传单,声称白人将在英国成为少数群体,这加剧了人们的恐惧。”

如果你在YouTube平台上与他们互动,并浏览评论区,你可能会发现更多加密聊天室的链接,或你可能会忍不住地去研究的极端右翼所用的代码或符号。

“这是右翼极端分子利用Covid-19和阴谋论给公众造成的恐惧,在网上蛊惑易受煽动的年轻人的方式之一。”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东米德兰兹郡学校领导表示,学校的封锁和长时间的停课意味着,当看到学生带着危险和极端的态度回到学校时,让人感到“震惊”。

“有几个学生回校后,他们说的好像是另一种语言,我想他们只能会是在网上学到的,”她说。

伦敦大学学院教育研究所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研究发现,教师们发现学生中有极端主义观点和阴谋论的抬头,但他们往往觉得自己缺乏应对这些问题的培训或资源。

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的贝基·泰勒(Becky Taylor)说:“我们采访的老师告诉我们,年轻人加入极端组织是很罕见的,但年轻人在学校表达极端观点则是很常见的。”

在接受调查的教师中,95%的人听到过学生表达过种族主义观点,90%的人遇到过恐同或阴谋论,近四分之三的人遇到过对女性的极端观点或恐伊斯兰观点。

泰勒说:“对于课堂上的老师来说,由于年轻人可以非常深入地了解这些观点,可以非常精通所有的论点,如果你自己不是这些方面的专家,就很难挑战他们。”

Hope Not Hate的培训和教育主管欧文·琼斯(Owen Jones)表示,该慈善机构看到更年轻的学生卷入了极右极端主义,其中包括13岁的男孩,他们经常使用Telegram通讯应用。

琼斯说,学校在解决这个问题上的“设备很差”,因为新的极右或另类右翼的语言变化太大了,许多教师可能根本不知道学生们在说什么。

但是阿布斯诺特说,莱斯特的学校和大学已经利用当地组织和慈善机构开发了定制的项目,随着他们意识到新的危险,他们调整了相关技术。

学校和大学领导协会的秘书长杰夫巴顿(Geoff Barton)说,预防数据强调了在解决这些问题时需要对学校提供更多的支持,以及平台采取更多的行动来屏蔽和删除有害的内容和进行强有力的在线监管。

一位内政部发言人表示:“至关重要的是,如果任何人对他们认为可能被激进化的人感到担忧的话,他们应该尽早采取行动并使其寻求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