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BBC报道,总部位于伦敦的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缺乏监管且往往无法执行的反腐败法律使英国成为后苏联时期的全球洗钱之都,这严重损害了英国的国际声誉和法治。

该研究呼吁采取新的措施,限制其所指的由会计师、律师和声誉管理人员组成的团队,这些人在英国为俄罗斯犯罪分子提供相关服务。

这份报告敦促全面调整政府的法律,以打击洗钱活动。巧合的是,该报告将在英国外交大臣利兹•特拉斯(Liz Truss)就英国外交政策重点向这家智库发表讲话的当天晚些时候公布。该报告由来自埃克塞特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纽约)的主要研究人员撰写,并由英国外交部的反腐败证据项目组资助。

报告敦促内阁大臣们,英国的法律不仅帮助有组织犯罪,而且是独裁者清洗非法资产并继续掌权的一种方式。

报告称:“英国政府将打击严重的有组织犯罪置于其外交政策的中心,但往往没有认识到英国社会和机构与独裁国家及其精英之间的密切联系,其导致后者往往可以继续在伦敦找到自己的归宿。”

报告发现,“英国国家犯罪局(National Crime Agency, NCA)和其他国家机构的执法失败,是由于昂贵且有能力的律师挫败或阻止了监管机软弱无力的尝试行为。

该报告分析了法规书中关键反腐的失败条款,发现其中大多数都存在缺陷,尤其是要求受监管行业通过提交可疑活动报告并向NCA提示潜在的腐败行为。

2020年,受监管行业提交了573,085份SAR,比2019年增长20%,其中绝大多数(75.4%)是由银行发布的。该报告将这种级别的做法描述为一种风险规避,同时也对相关风险并不敏感,其指出NCA金融情报部门只有118名员工负责审查SAR。相比之下,2021年由房地产中介发出的SAR只有861个,而由法律专业人员发出的有关房地产交易的SAR约有1500个。

该报告提出了对法律的一系列修改,其总结道:“如果没有积极的使不法分子面临监狱或惩罚性的罚款,无论如何起草好的法律,在英国将很难看到逮捕跨国罪犯。”

该报告强调,自《2017年刑事财政法》(Criminal Finances Act 2017)大张旗鼓地引入这一措施以来,只有四项建议得到采纳。综合考虑各种可能性,如果财富是非法获得的,UWO允许相关资产被没收。报告中说,失败的一个原因是,只有当这些资产被认为是通过在原籍国属于非法的活动获得的,才允许扣押。如果最初的国家本身就是一个独裁国家,那么这种行为就不太可能被视为非法。

报告还指出,专业机构反洗钱监督办公室(OPBAS)是一个由英国政府机构设立的负责监督会计师事务所和企业反洗钱程序的专业机构,其发现,绝大多数(81%)的专业机构没有实施有效的方法,只有三分之一的机构有效地制定和记录了所在部门的风险概况。

作者说,唯一的成功是鲜为人知的账户冻结令,如果英国执法机构有合理理由怀疑账户中的资金是通过非法行为获得的,或者是有意为之,则该命令允许英国执法机构冻结银行账户中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