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工党要求现政府解释为什么利兹•特鲁斯(Liz Truss)在一家私人会员俱乐部举办了一场价值3000英镑的午宴,因为在随后的通信中显示,她坚持要在这个地点办。

在给国际贸易部长安妮-玛丽•特里维廉(Anne-Marie Trevelyan)的一封信中,工党还询问特里维廉的前任官员特拉斯,为什么无视公务人员对会员俱乐部成本的担忧。该俱乐部的所有者是一位保守党的捐赠者。

《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的信件显示,现任外交大臣、最有希望接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特拉斯“拒绝考虑其他方案”,并要求用公共资金为乔·拜登(Joe Biden)的贸易代表举办的这场活动买单。

根据这些信件,时任贸易大臣的特拉斯“明确要求我们预订赫特福德街5号”,其所有者罗宾•伯利(Robin Birley)是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竞选团队的2万英镑捐助人,也是环境部长扎克•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同父异父的兄弟。

主办方同意将账单降至1400英镑,但条件是必须立即支付,这意味着公务人员必须通过紧急程序立即付清账单。

工党的影子国际贸易大臣尼克·托马斯-西蒙兹(Nick Thomas-Symonds)表示, 当《星期日邮报》问及11月的事件时,该部门自己的新闻办公室表示,这笔费用的原因是由于它是在“短时间内”发起的,因此取决于可用性。

他接着说:“然而,从信件中可以看出,这不是临时通知造成的,而是前国务卿的坚持。”

在要求特鲁斯澄清此事的同时,信中还质疑道,当她得知晚宴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宴会地点,为什么特鲁斯否决了公务人员的要求,以及这家俱乐部是否曾被用于其他活动。

托马斯-西蒙兹写道:“这些披露表明,此类决定完全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我们从本届政府看到的是对赋予他们的权力的公然滥用。”

国际贸易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Trade)的官员辩称,预订是在活动前一天临时通知的,其他场地可能不会更便宜。

商务部一位发言人表示:“这是一次外交工作晚宴,出席晚宴的有前任国际贸易大臣、英国高级官员,以及来自我们最大贸易伙伴的美国同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