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英国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foreign affairs select committee)将展开一项调查为何英国政府花了30多年的时间才向伊朗政府偿还4亿英镑的债务。伊朗政府认为,这笔债务对释放被关押在伊朗监狱中的英伊双重国籍人士至关重要。

委员会的一名消息人士称,该决定是委员会在周一做出的,但在纳扎宁·扎加里-拉特克利夫(Nazanin Zaghari-Ratcliffe)和其他任何囚犯觉得准备好提供相关证据之前不会开始。

前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也呼吁对此进行调查,称偿还债务的时间周期太长了。

前中东部长阿利斯泰尔·伯特(Alistair Burt)已经写信给该委员会,要求进行彻查,称即使在办公室,他也无法找到拒绝偿还债务的原因。在给委员会的一封信中,他说“我们有权知道”。

亨特和伯特表示,英国必须抓住机会,从谈判中吸取更广泛的教训,而不是让这些问题在乌克兰冲突和生活成本危机中被遗忘。

特别委员会的调查最初是由工党议员杜丽普·西迪克(Tulip Siddiq)和纳扎宁的丈夫理查德·拉特克利夫(Richard Ratcliffe)在给委员会的一封信中提出的。

扎加里-拉特克利夫拥有英国和伊朗双重国籍,她在带着22个月大的女儿加布里埃拉看望父母后被扣留在伊朗。她被指控密谋反对现政权,这与她在慈善机构的工作有关,尽管她在该国期间没有从事这些工作。

亨特表示,一些人一直不愿向伊朗支付4亿英镑的债务,因为政府内部有种观点认为,这相当于支付一笔赎金。他表示,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他已经在原则上改变了这一政策,但由于美国的制裁,在支付款项方面仍存在着实际问题。

英国政府上周终于偿还了可以帮助扎加里-拉特克利夫(Zaghari-Ratcliffe)和阿努谢赫•阿肖利(Anoosheh Ashoori)获释的债务。英国政府表示,已收到伊朗方面的承诺,这笔钱将只用于人道主义目的。

但是,纳扎宁丈夫的律师吉布森·邓恩(Gibson Dunn)多次写信给首相、外交大臣和国防部长,建议通过人道主义渠道支付这笔钱,但部长们大多没有回复,或者只是简单地回复说,他们正在探索所有的途径。

《卫报》在2019年9月6日、2020年4月15日、2020年5月13日和2020年8月11日收到了建议通过人道主义途径付款的相关信件。

这些信件中的最后一封指责外交部“故意采取拖延的政策,并错误地坚持认为还款的障碍是不可避免的。”

“英国政府在30多年前的IMS[国际军事服务,英国政府的前武器销售出口部门]债务的背景下,违约了其对伊朗的合同义务,但英国仍在寻求延迟或逃避还款,包括看起来响应美国政府的要求。”

它补充说:“我们曾多次提出我们认为可行的还款方案,包括把它交给外交大臣,但从未有任何迹象表明国际军事服务局(International Military Services)和英国政府是否探讨过这些方案。”

“英国政府所要做的就是以一种与释放任何英国公民无关的方式履行其对德黑兰的法律义务。”

这封信收到了回复,称外交部在与家属的私下会晤中拒绝讨论偿还债务的问题。

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扎加里-拉特克利夫表示,她不同意丈夫对英国政府的感谢。“我的意思是,需要多少个外交大臣才能让一个人回家?五个?我们都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这本该在六年前发生。我不应该在监狱里待六年。”

亨特周二在推特上说:“那些批评纳扎宁的人错得太离谱了。她不欠我们感激:我们欠她一个解释。”

“她说得很对,我们花了太长时间才把她带回家。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其他外交部长也是如此。但是,如果我们花了六年时间才尽了最大的努力,那么我们必须诚实地说,这个问题本应该更早地得到解决。”

2019年卸任的保守党议员伯特在给特别委员会的信中问道:“如果英国财政大臣/外交大臣希望偿还债务,而且有几次似乎首相、财政大臣和国防大臣都同意偿还债务,那为什么不偿还呢?最近是什么变化允许支付过去四年没有到位的款项?”

伯特表示,他一度认为当时的国防部长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反对支付这笔款项。伯特向他质问过,并引发了一场争吵,但其从未得到直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