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冻结:海外英国人遭到通货膨胀打击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明年春季数以百万的英国老年人将会看到他们的养老金增长3.1%,此举将帮助保护他们免受生活成本飙升的影响, 但瓦莱丽·赫普勒斯通(Valerie Hepplestone)和苏·卡彭特 (Sue Carpenter)等数以千计的海外英国人因为一直以来生活在海外而无法获得额外一分钱,这被称为不公平的“邮编彩票”。

虽然英国基本国家养老金将在4月份上涨4.25英镑至每周141.85英镑,但近50万移民到或退休到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南非等国家的英国人所能够领取到的金额始终维持在22英镑每周,而且永远不会上升。

与在英国生活相比,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不得不应对能源、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的问题。例如,加拿大的年通胀率在9月份达到了4.4%的18年以来的高位,而南非的通胀率已经攀升至5%。

现年78岁的赫本斯通和丈夫伊恩住在南非,他们每周领取43英镑的英国国家养老金。她表示那里的通货膨胀“非常高”,并补充说:“就在这个月,电费上涨了13%。想想未来,食物、税率和燃料等费用一直在上涨,而我们的收入却保持不变,这让人害怕。”

卡彭特现年73岁,现居住在通货膨胀率为3%的澳大利亚,她每周领取着64英镑的国家养老金。她说:“我生活简朴,有人会说我很节俭。”“随着澳大利亚生活成本的增加,尤其是水电费、保险费、食品价格等的上涨,我发现靠自己的收入来生活已经越来越困难了。”

由于英国的“养老金冻结”政策,49.2万名生活在海外的英国老年人正在蒙受损失,这两位女士就是其中之一。这些人的基本国家养老金不会像生活在英国本土那样每年都有增加,如果他们已经退休,他们的养老金就会保持在他们退休时的水平。有些人的养老金在20多年前就被冻结,因此失去了数万英镑。而且随着每年通货膨胀的加剧,他们养老金的购买力一直在下降。

本周,活动人士试图在这个问题上加大力度,“结束冻结养老金”组织的代表向唐宁街10号传达了他们的信息,呼吁政府赶快采取行动,结束这一“道德破产”的政策。

这是由于英国国家养老金是在海外支付的,但不会每年增加,除非有法律要求这样做。例如,在有相关互惠社会保障协议的地方。

全球有100多个国家的基本国家养老金没有每年及时“上调”。除上述的三个国家外,它们还包括新西兰、泰国和印度,以及英国的海外领土,如福克兰群岛。

如果你搬到欧盟国家、美国、以色列、毛里求斯和菲律宾等国家,你的国家养老金会随着通胀而增长。

这项政策影响了许多Windrush一代的人群,他们接受了英国政府的邀请,从加勒比海移民到英国,但几十年后,他们表示,他们的合法养老金被剥夺了,因为他们希望在自己出生的国家度过退休时光。如果一个人搬回安提瓜岛、特立尼达、圣卢西亚或格林纳达等地,他们的英国国家养老金将被终身冻结。然而,令人困惑的是,那些搬回牙买加或巴巴多斯的人却没有受到惩罚。

部长们此前承认这些规定是“不合逻辑的”,但他们辩称,升级那些受影响的人成本太高,而且应该优先向国内最贫穷的养老金领取者提供资金。

End Frozen Pensions的研究发现,半数被冻结的养老金领取者在退休后感到经济上没有保障,四分之一的人依赖家庭成员的经济支持,三分之一的人不得不从事额外的工作来弥补收入。

今年8月和9月,该机构调查了900名受影响者。其中一半的人表示,他们每周领取65英镑或更少的国家养老金,绝大多数人生活在与英国关系密切的英联邦国家。许多人因为工作或离家近的原因而移居海外。

赫本斯通说:“我丈夫也有每周66英镑的冻结养老金。他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帕金森氏症和心脏病。仅仅是我们的医疗援助费用,每周就会花费60英镑,即使在离开英国后,我们还支付了国民保险费用,我们以为我们的养老金会有保障。但我们没有意识到它会被冻结。”

卡朋特说,她的成年子女现在在经济上帮助她。在当前,如果他们失业了,他们将无法继续这样做”。她补充称:“我本应获得近14年的冻结养老金,但我不希望被收回这笔钱。”

其他受影响的人包括67岁的格莱托·亨特(Gretel Hunte),她出生在安提瓜,1959年移居英国。她从15岁起在英国工作了超过25年,然后她随母亲回到安提瓜。亨特的母亲今年去世前,养老金被冻结了29年。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