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医生领导人谴责政客的恶意批评

据BBC报道,英国全科医生协会主席谴责部长们对家庭医生的“恶意批评”和“诋毁”。政府要求家庭医生增加面对面的预约,这引起了家庭医生们的强烈反对。

全科医生的领导们表示,改善全科医生的“蓝图”无助于缓解外科手术的巨大压力,反而会促使更多的家庭医生辞职,从而加剧家庭医生职位的长期短缺情况。

他们的谴责得到了前保守党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的回应,他敦促萨伊德·贾维德(Sajid Javid)发起大规模的招聘活动来增加全科医生的人数。

此前,英国卫生大臣贾维德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原定出席在利物浦举行的皇家全科医生学院(Royal College of全科医生)年度会议的计划,原因是由于家庭医生对他未能采取果断行动以减少工作量而感到越来越愤怒。

他的缺席让人们认为他害怕全科医生,卫生部长选择在伦敦进行一轮媒体广播露面,随后他又去了伦敦东南部的一家全科医生诊所,在那里他赞扬了医生们“出色的工作”。

学院主席马丁•马歇尔(Martin Marshall)教授在演讲中表达了全科医生们的沮丧。他表示,全科医生“不知不觉地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场面对面预约的公众风暴当中”。

“这种对辛勤工作的全科医生和我们团队的广泛诋毁是不公平的、令人泄气的,也是站不住脚的。在普通诊所工作的人不应该受到这种虐待。”

他没有点名任何政客。然而,最近几周,贾维德、雅各布·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和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官方发言人直言不讳地表示,尽管Covid-19的威胁持续存在,但他们希望全科医生能亲自接诊更多的病人,并恢复大流行前线下的工作方式。

贾维德公布了一项新的计划,将给英格兰的全科医生额外增加2.5亿英镑的拨款,但前提是他们能够提供更多的面对面预约,以及在病人第一次打电话时能够提供更多的咨询建议。

马歇尔还严厉谴责了政府让患者“基于他们最近获得的支持经验”,通过短信对全科医生的表现进行评价的做法。

他说:“我们尤其担心的是,政府计划加强对压力很大的诊所进行审查,并引入一种很随意的短信服务对特定的全科医生表现进行评级。患者已经有了反馈自己体验的方法。更多措施的引入将进一步打击这个已经陷入困境的行业,并将全科医生挣扎时的做法妖魔化。”

负责与政府协商全科医生合同的英国医学协会(BMA)批评了政府的蓝图和贾维德对面对面预约的“关注”。

英国医师协会全科医生委员会主席理查德沃特尔(Richard Vautrey)博士说:“这些提议只会证实对这个行业的偏见,即部长们和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没有理解全科医生们目前所面临的可怕状况,或者应该受到指责的是他们,而不是努力工作的全科医生。我们的政府对NHS这样一个核心部门的需求如此无知,这真的很可怕。

“英格兰各地的全科医生都会感到非常震惊,因为这被视为一条救生索,而实际上它可能会让船沉没。毫无疑问,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缺乏行动,将迫使许多全科医生最后一次挂起听诊器,然后离开这个行业。”

亨特在推特上写道:“作为一个试图将5000多名全科医生加入该系统但以失败告终的人,我不认为这个方案将扭转局面。”他补充说,在任职期间,他增加了选择接受全科医生培训的年轻医生数量,但全科医生的整体劳动力持续萎缩,因为更多更年长、更有经验的家庭医生退休或成为兼职医生。

“由于供需之间的巨大不匹配,导致了劳动力短缺现象存在的同时让人精疲力竭。”他说。

他敦促贾维德发起大规模的招聘活动,以增加全科医生的数量,包括激励已经退休的全科医生重返临床工作,全面改革养老金制度,并采取措施让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家庭医生更容易地在英国工作。

自由民主党卫生发言人穆尼拉·威尔逊(Munira Wilson)表示,政府计划公布数据,显示有多少患者面对面就诊,这可能会加剧提前退休的趋势。

“萨伊德·贾维德(Sajid Javid)点名和公开并羞辱全科医生,这可能会让更多医生远离这个职业。政府应该专注于实现自己的目标,即多雇佣6000名全科医生,而不是试图将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医生。”她说。

这位卫生大臣表示,在公布一揽子措施之前,他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 England)已经与皇家全科医生学院(Royal College of gp)、英国医学会(BMA)和一线全科医生进行了交谈。

“我在咨询中听到的是,你们需要更多的支持,这是正确的;对我们出色的全科医生有巨大的需求,我们能做的就是提供财政支持,摆脱一些繁文缛节,帮助将部分需求转移到其他更明智的地方,”他说。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