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迅速回升至历史最高水平

据BBC报道,一项新的研究分析显示,全球碳排放正在迅速回升到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前的历史最高水平。科学家们说,这一发现对参加Cop26气候峰会的世界各国来说是一次“现实检验”。

导致气候危机的排放量在2019年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随后全球冠状病毒的封锁导致排放量下降了5.4%。然而该国际研究小组表示,2021年化石燃料的燃烧速度增长比预期的要快,这与应对全球变暖所需的快速减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数据显示,世界各国领导人未能实现更环保的经济重建,只有一小部分疫情支出用于可持续发展的领域。但科学家们表示,如果Cop26能够促使全球迅速采取行动,将全球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希望依然存在。

全球碳项目(GCP)的报告显示,煤炭和天然气的排放量在今年大幅增加,增幅比2020年的降幅还要大。2021年石油的使用量也在增加,但增长速度有所放缓,这主要是因为运输活动目前仍低于正常水平。

与大多数国家不同,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排放量在2020年疫情期间实际上略有上升,预计2021年还将再上升4%。与此同时,印度的人均排放量非常低,但到2021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增长12.6%,几乎是2020年降幅的两倍。

美国和欧盟27国的排放量也在2021年出现了7.6%的大幅增长,但仍将继续保持排放量缓慢下降的长期趋势。可再生能源是疫情期间唯一持续增长的能源。

科学家们表示,随着旅游业的进一步复苏,石油消费的预期增长可能会把2021年煤炭燃烧的减少所抵消,2022年全球碳排放可能会创下新的记录。

世界的“碳预算”是允许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但分析显示,如果目前的碳排放速度继续下去,这一目标将在11年后破灭。

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教授、该分析小组成员科琳•勒(Corinne Le Quéré)表示:“令人惊讶的是,排放反弹的速度发生得如此之快,尽管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尚未复苏,这真的是对现实的检验。”

她说:“然而,我们还没有看到将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气候大会上作出气候政策决定所产生的影响,这可能真的会改变游戏规则。1.5摄氏度的目标仍然存在。需要减少的排放量确实很大,但通过协调一致的行动是可行的。”

位于挪威奥斯陆的国际气候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Climate Research)的格伦·彼得斯(Glen Peters)说:“我们许多人预计经济将在几年内复苏,而不是像2021年出现的严重打击。”他表示,新冠疫情恢复资金太“肮脏”,低碳的投资投入不足。“如果我们继续目前的发展轨迹,那么2022年的排放量可能还会继续上升。”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皮埃尔·弗里德灵斯坦(Pierre Friedlingstein)教授说:“为了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必须每年减少相当于新冠肺炎期间的排放量。这凸显了目前需要采取行动的规模,以及Cop26会议的重要性。”

参加Cop26峰会的196个国家负责推动各国承诺将碳排放降低至1.5摄氏度所需的水平,其中印度的净零碳承诺取得了显著进展。但富国向较贫穷国家承诺的1000亿美元仍未兑现。目前已经宣布的自愿国际协议包括终止森林砍伐,减少甲烷排放,并使用绿色技术成为最便宜的选项。但只有当排放达到净零时,全球变暖才会停止。

GCP报告由来自世界各地70个组织的近100名科学家编写,根据目前所获取的数据,计算出化石燃料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2021年上升4.1%至5.7%,而2020年下降了5.4%。这一降幅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1.2%)和苏联解体(3.1%)之后的降幅还要大。

要想在2050年达到零排放,必须进一步减少排放量。但勒克雷(Le Quéré)表示:“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摆脱煤炭、交通电气化和重新造林。”她表示,四分之一的排放来自那些在稳步减少排放的同时经济在不断增长的国家,包括英国、德国、美国、日本和墨西哥。

她说:“关键是要抵制我们新发现的诱惑。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做出的承诺非常重要。重要的是各国要就他们将要做什么达成一致,然后计划要立即实施。”

2021年排放量激增的原因是Covid–19经济恢复计划主要资助现有的污染行业,包括钢铁、水泥和建筑,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彼得斯说:“一方面,这些发展中国家正在取得非常好的进展,部署太阳能、风能和电动汽车。另一方面,它们的经济复苏计划倾向于回到旧的做事方式。但全球还有70%的排放不是来自发展中国家。”

他说,2022年全球碳排放是否会创下新纪录取决于疫情复苏期间出现的煤炭燃烧爆发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