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天空新闻台》报道,英国各地政府正在采取激进的策略以减少街道上的汽车数量以应对气候危机。

莱斯特市议会希望对在工作场所停车收取费用来改善空气质量,并为公共交通提供资金的同时还能鼓励人们步行和骑自行车。

向当地企业征收“工作场所停车税”(WPL)的权力是由工党在20多年前提出的。但停车在当地政府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因此诺丁汉当时成为英国唯一一个有停车收费计划的城市。

莱斯特城现在正准备成为第二个这样的城市:即从明年开始,它将向拥有10个以上停车位的公司收取每个停车位每年550英镑的费用。费用由雇主决定是自己承担还是转嫁给其员工。该政策可能会在未来10年筹集4.5亿英镑,用于投资建设新的电动巴士车队、扩大自行车网络和整修火车站。

负责环境和交通事务的莱斯特市副市长亚当•克拉克(Adam Clarke)希望更广泛地使用工作场所的停车税以摆脱汽车在城市中的主导地位。

克拉克说:“我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道路网络建立在罗马人的足迹上,战后时期为汽车让路,吸引人们使用更多的汽车,这限制了这座城市的发展。

“我们非常努力地推动人们转向骑自行车、步行和乘公交车。但是,如果我们要应对环境、经济和健康方面的挑战,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步的改变,而是真正的飞跃。”

该计划遭到了一些企业、反对派议员和汽车组织的谴责。莱斯特的自由民主党议员奈杰尔·波特(Nigel Porter)说:“目前的提案只是大棒,根本没有胡萝卜。如果你是一名护士或医生,你可以在白天或晚上的不同时间轮班,但公共汽车并不总是会有。一些工党成员似乎有一个议程,他们想让人们远离公路。”

根据委员会的经济影响研究,几家当地企业将WPL描述为一种将“带来巨大成本”的隐形税,而一位雇主则简单地将该计划描述为“疯狂的”。

克拉克说,委员会希望与雇主合作,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以弥补公共交通网络的财政缺口,包括响应需求的公共汽车和自行车存放。

其他人则表达了对低收入工人影响的担忧。英国汽车协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考虑到发放给员工的WPL税是一种统一税率的地方税,它对低收入工人的伤害更大,而且会不成比例。”

该委员会表示,如果雇主将这笔费用转嫁出去,他们可能会选择向高收入员工收取比低收入员工更多的费用。莱斯特大学希望效仿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倡导的“15分钟城市”模式,即所有基本设施都能在步行或骑车15分钟内到达。这是一个相对紧凑的城市,四分之一的汽车出行距离不足1.25英里,平均距离为3英里。

克拉克说:“我们知道,在莱斯特,大多数出行都可以靠步行或骑自行车,我们知道改善公共交通网络有巨大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将能够提供真正的替代方案,然后那些真正需要使用汽车的人将受益,因为道路上的交通会减少。”

对地方政府来说,在工作场所征收停车税是一个越来越有吸引力的想法,因为地方政府资金短缺,而且必须在未来几年达到空气质量的目标。牛津郡议会即将在牛津市中心设立收费区,而剑桥和布里斯托尔最近也表达了兴趣。

在苏格兰,工作场所停车已成为一个有争议的政治问题,爱丁堡和格拉斯哥正在探索相关方案。

苏格兰的工党和保守党强烈反对该计划,工党交通发言人尼尔•毕比(Neil Bibby)最近将其称为“通勤税”和“对工人工资无耻的攻击”。

其他地方议会则使用清洁空气区来鼓励可持续发展的交通。在清洁空气区,老旧、污染严重的车辆要额外收费。伦敦的超低排放区自2019年以来一直在运行,去年伯明翰成为第二个引入超低排放区的城市。

然而,大曼彻斯特地区的空气净化区计划已经停滞,市长安迪·伯纳姆(Andy Burnham)要求政府提供更多的资金以帮助人们转向使用更环保的车辆。

自2012年以来,诺丁汉的工作场所停车税已直接筹集了8300万英镑,同时进一步释放了6亿英镑的拨款。

根据一项学术评估,该政策对通勤者的出行模式产生了很小的影响,该评估发现,仅有8.6%的通勤者在一定程度上会因为这项税收而不再使用汽车。

帮助提供诺丁汉项目同时现在是当地政府顾问的苏弗莱克(Sue Flack)说:“据我们所知诺丁汉没有受到经济的冲击,许多雇主会说他们喜欢诺丁汉是由于其良好的交通系统,虽然他们不会说他们喜欢WPL。”

“他们更喜欢交通,而不是税收,但事实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