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报道,近期有至少20名保守党议员向一个委员会进行了游说,该委员会正在调查有关第二职业和他们在下议院的行为,其中许多人表示,他们强烈反对对外出工作的时间施加限制。

英国《卫报》披露,内阁大臣们主张放弃限制议员第二职业收入的相关规定。几个月前,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一桩丑闻中提出了限制议员第二职业收入的计划,这引发了保守党内部的广泛反对。

对第二份工作实施更严格限制的承诺是在公众对前议员欧文·帕特森(Owen Paterson)的游说违规行为发出强烈抗议之际,议员最初曾生尝试予以保护, 而对前司法部长杰弗里·考克斯(Geoffrey Cox)自加入议会以来同时担任律师获得近600万英镑则引发了广泛愤怒,在他从事有偿工作的期间议会的投票工作由其代理人进行。

两名内阁部长,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和安妮-玛丽·特里维廉(Anne-Marie Trevelyan)在去年秋天明确支持对第二份工作的时间施加限制,建议每周工作时间为10-15小时。

但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给约翰逊的首相任期带来了压力,大臣们向下议院标准委员会(Commons standards committee)提交了他们的观点,认为对此类工作设定时间限制或收入上限是“不切实际的”。

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表示,约翰逊违背了他对公众做出的有关第二职业问题的承诺。他告诉记者:“我将处理议员们第二份工作的问题,并且会有上限。”

“这是他在自己制造的丑闻最严重时提出的建议。现在,他一有机会,就又一次违背自己的承诺。这触及了这位首相问题的核心,也就是信任和道德权威的问题。”

《卫报》透露,一些前内阁部长也表达了对下议院标准委员会的担忧,该委员会提议限制外部收入、付费政治顾问,并在行为准则中引入新的尊重性规定,以限制下议院的辱骂性语言。

前司法部长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表示,“任意时间限制”不会解决公众对潜在利益冲突的担忧。

他写道:“护士的工作时间和对冲基金经理的工作时间对选民可用时间的影响是一样的。同样,透明度是选民确定他们认为议会成员是否为可以接受的最有效方式。”

前交通部长克里斯·格雷林(Chris Grayling)也对禁止议员担任政治顾问表示担忧,称议员可以在不影响其在下议院活动的情况下担任这些角色。

““政治”这个词的使用范围是非常广泛的,其可能会涉及与英国议会活动无关但有时可能具有政治层面的限制活动领域,”他写道。

在议会成员的财务利益登记册上,格雷林宣称,他在和记港口担任战略顾问,每周工作“大约7个小时”,收入约为10万英镑。

技能部长亚历克斯·伯格哈特(Alex Burghart)写道,不应该有工作时间限制。“成员必须申报他们在相关活动上花了多少时间,赚了多少钱,然后由他们的选民,而不是其他人,来决定他们是否认为可以接受。这也将被证明是不可能执行的。”

前卫生部长丹•波尔特(Dan Poulter)是一名医生,他表示,任何限制都将涉及“监管议员的个人生活和自由时间”,并表示这“几乎不可能监管,还可能会导致议员受到无理投诉”。

一名议员匿名提交了一封信,信中称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些复杂的规定,任何对规则的进一步修改都“会造成更多的政治迫害和恐惧,而威斯敏斯特已经对此感到非常担忧”。

这位议员还抱怨说,利益申报对议员来说太繁琐,而且申报错误的后果太严重。“作为一名新议员,人们的基本假设似乎是,我是一个贪婪的人,应该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我,一有机会就应该惩罚我。如果我们被当作成年人对待,我们就更有可能像他们期待的一样行事。”

另一份匿名提交的意见书称,设定限制将“毫无意义或过于复杂”,内容中称议员通过工作以外的方式来保持其业务和专业知识将“非常有利于下议院”。

“只要薪酬公开透明,他们的薪酬水平就无关紧要,这应该是一个令人放心的信号,这表明他们在自己的领域很有价值。”

保守党议员克雷格•惠特克(Craig Whittake)将提议的时间限制和第二职业合同描述为“荒唐的、官僚主义的”和“又一个‘疯狂的’想法!”

一些议员还表示,他们强烈反对限制使用下议院办公室做私人工作的规定。在第二次就业丑闻最严重的时候,考克斯被曝曾利用他的议会办公室与外部客户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