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Business Gazette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1. 首页
  2. 新闻
  3. 人物

用世界语言讲述唐玄宗与杨贵妃

2016年08月30日 12:52
(作者:本报记者 许金迪)


今夏,继2013年原创芭蕾舞剧《简·爱》伦敦首演之后,上海芭蕾舞团携又一原创新作《长恨歌》(Echos of Eternity)重返伦敦舞台, 于8月17日到21日在伦敦大剧院(London Coliseum)连续上演五场演出。

 

《长恨歌》改编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同名诗作,此剧以现代芭蕾语言诠释古代帝王的爱情故事,叙述了唐玄宗和杨贵妃从相识到相爱,历经安史之乱,杨贵妃为了唐玄宗在马嵬坡自尽这一流传千古的凄美爱情悲剧。芭蕾舞剧将这段故事浓缩改编为三幕:相识、分离、思念,使情节演绎更加紧凑。

 

作为伦敦大剧院“上海演出季”的演出剧目之一,《长恨歌》是上海芭蕾舞团、上海大剧院联合制作的第一部真正“以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的原创芭蕾舞剧。近年来,上海芭蕾舞团在国际演出舞台上十分活跃。2013年,该舞团带原创芭蕾舞剧《简·爱》首次在伦敦大剧院亮相,吸引众多英国本地观众,《英国标准晚报》(Evening Standard review) 等多家媒体进行评论报道。

 

在8月17日《长恨歌》首演后,英国媒体《舞台》发布专业评论称该剧让观众看到美、恐怖、悲剧在舞台上融为一体,并赞扬上海芭蕾舞团的演员们既优雅飘逸,又充满力量。

 

《长恨歌》主创班底高度国际化。本剧编舞来自德国的帕特里克·德·巴纳( Patrick de Bana) 在与上海芭蕾舞团排演《简·爱》时,偶然读到英译版《长生殿》,深为书中故事所吸引,便与团长辛丽丽再次提出合作邀约。该剧服饰由来自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明星舞者阿涅思·雷特思图(Agnes Letestu)设计,法国作曲家阿曼德·阿莫(Armand Amar)谱曲,而舞美由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室内设计师嘉雅(Jaya lbrahim)担当设计。

 

编舞巴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作为一个“老外”,选择改编如此“中国”的故事,是因为被杨贵妃与唐明皇的爱情所深深打动。他眼里的杨玉环不仅是倾国倾城的贵妃,更是智慧勇敢,敢爱敢恨的“女神”。“一个女人为了爱,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本身就是伟大的,这种伟大爱情放在任何时间与空间,都能打动观众,”他说,“我知道不少中国人在想到杨贵妃时都会想到‘红颜祸水’一说,但这不妨碍我用舞蹈赞颂杨、李二人至死不渝的爱情。我觉得仅从历史功绩出发去看待女性或评价爱情是狭隘的,所以这部舞剧的编排中淡化了历史政治色彩,而把‘爱’放在了最核心的位置。”

 

巴纳告诉记者,与其希望让伦敦观众看懂杨贵妃与唐玄宗的故事,不如说是希望观众能从作品中感受到美与爱,苦与痛。“杨贵妃自尽只是表象,我更希望观众能去思考,去感受,她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她在临死前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与挣扎。没读懂李杨二人的故事不可怕,不接受我的改编中途离场也不可怕,我只怕观众从头看到尾,即使读懂了故事,但内心却不悲不喜,麻木无感。”

 

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同样告诉记者,这次在伦敦演出的目的,并不在于让英国观众看懂李杨二人的故事,而是希望能用这部芭蕾,唤起大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如果观众们在剧场能感受到芭蕾之美,在回家后愿意上网搜搜杨贵妃的故事,那文化交流的目的也就得到了体现。辛丽丽说,从《简·爱》到《长恨歌》,巴纳和上海蓓蕾舞团的合作越来越默契,今后双方将尝试将更多传统中国故事带上世界舞台。

 

本次饰演唐明皇的吴虎生不仅是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国家一级演员,还是第九届纽约国际芭蕾舞比赛男子组第一名及依戈·尤斯科维奇评委会特别奖的获得者,第四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男子成年组金奖获得者。而饰演杨贵妃的戚冰雪是上海芭蕾舞团领舞演员,第三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比赛青年女子组第一名获得者。两人告诉本报记者,巴纳的排演要求和国内一般方式很不同,对演员的力量、速度和表现能力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对此巴纳表示:“我确实喜欢将演员逼至极限,我也习惯于对自己提出最高要求。人在一般状态下,是带有防备的,而只有在被逼至极限时,才能卸下一切伪装和戒备,流露出最赤裸最真实的情感。我希望舞者能将最真的一面,带给观众。”


你需要登录/注册才能发表评论
爆料
Copyright 1998-2015 英国华商报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